金三角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世界 >> 杂文、随笔 >> 默默 吟一首温馨的小诗
    
  双击自动滚屏  
默默 吟一首温馨的小诗

发表日期:2017年6月22日  出处:原创  作者:封蕴笑  本页面已被访问 840 次

 

默默  吟一首温馨的小诗

封蕴笑(女·满族)

 

 八十年代末,是我生命的最初,在我记忆模糊的印象中,仿佛天地间总是开着一扇敞亮的天窗,绝非纸糊的窗户。

 

 母亲说:“那时真的没钱买漂亮的窗帘,只是在你父亲早些年代的单位,也就是城外老以前杨家堡、州农机研究所那低矮的小青瓦房内,始终用厚实的报纸张贴在冷冰冰的窗户玻璃上”。

 

 一冬又一春,任由四季郊外爽爽的清凉,静静呵护我无忧无虑的童年。虽然至今仍费解那居家的环境,为何总那番僻静。

 

 随着岁月的变迁,再也找寻不到荒郊野外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小青瓦房(只住我们一家,没有小伙伴);曾经那空旷院落的枯草、足以遮掩我小小个头的季节,往往梦魇一般冷飕飕的冬寒紧粘住我悸颤、天真的笑脸。

 

 每当梦醒时刻,总会有父亲的吻、母亲的吻,还有姥爷的吻、姥姥的吻,全都深深地烙印在我记忆的脑海。

 

 “发发,就要发!”母亲说我命好。八八年九月十八日,母亲是剖腹产生下的我,而且是乘坐拖拉机赶往医院的。那时的医疗条件跟眼下没法比,既给母亲带来了巨大的伤痛,也在母亲的腹部留下了永远不能抚平的疤痕。

 

  母亲就一门子天理:“我剖腹产的女儿聪敏,有福气!”。

 

  父亲一辈子不沾烟酒、不打麻将。父亲侃言省钱,其实是父亲这一生,骨子里本就缺失这份奢侈的闲情。

 

  记得小时候陪我玩纸牌,他也只会点老少实力相当的“力争上游”,论输赢横竖就只比个大小。

 

 “深蕴内敛,笑对人生”,母亲说这就是父亲给我取名时所深究的“理”。我铭记于心,兴许今生会有更多的感悟。

 

  总感觉父亲是从传统文化的“中庸”殿堂一路走来,步履蹒跚而又不失稳健,一步一个脚印、身心疲惫地融入了现代文明与当代社会和谐,个中滋味却又透析出大半辈子的任劳与任怨。

 

  母亲似乎总是健忘过去,淡定如初,即便偶尔谈论起既往,也从来不会没完没了的埋怨和念叨。

 

  自我打小,父亲就铁定叫母亲要适度“把女孩当做男孩养”,秉承一番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足够让母亲莫名其中的奥妙,至今仍是家中谈笑的话题。

 

  事实上,跟身边的同龄人相比,我的成长过程并没有感受过多的、不尽情理的严苛,相反,最起码的是非明辨、自主与自立意识,确已有幸成为我自信的强项。

 

 母亲无缘摊上“麻友”,只有纯粹为工作而认真较劲的单位同事。惯常听着音乐午休,甚至在不经意间一头撞进他人的故事,竟也陪着悲呛的主角一块儿低泣、一块儿抹泪。此番潜移默化,我或多或少已传承了母亲的喜怒哀乐、以及仁慈与和善。

 

 几十年如一日,流程式开车接送父亲,一同赶赴各自单位、早出晚归,已是母亲持之以恒的工作日程。

 

 二○○六年春夏之交,是我第一次离家出远门。父亲和母亲将我送到大学校舍,就在她们离开的刹那,我不禁悄然落泪。母亲转身紧捏着手帕,而在父亲高度近视的眼镜片下分明已是两行滚落的泪水。

没法忘记,那也是我生平第一次看见父亲流泪,不再回眸、默默无语。

 

 曾经青春少女时代的母亲,对于真爱与温馨小家的憧憬,无疑是过早的担待与担当。三十几年依旧,围绕油盐柴米酱醋所滋生的悲悲喜喜,全都会心地付诸于淡淡一笑。

 

 我难以想象青春年少时的父亲,他当初二十岁从校门走上工作岗位时,月薪63.5元,秉持成家立业的平常心和己任,不得已先后兼职过打字(说是“飞鸽”牌机械打字机,没有电脑)、职中代课、新闻采写、诉讼代理、职业经理人等等生计。在与原单位终止“停薪留职”合同关系后,一样在全新的工作岗位埋头苦干、踏实做人。如今兼顾评标专家、农业项目评审专家、哲学与社会科学人才库专家等社会化服务,始终没有搁置本职专业,没有放下积极进取的责任初心。

 

 对于当初居家过日子的艰难和不易,母亲常说“一家搭子嘛,咬咬牙,那都不是事”。

 

 那年月,南下的姥爷和姥姥才从“文革”的后怕中回过神来,亦然年老且囊中羞涩。六○后的母亲牵手清风拂袖的父亲,单凭一张白纸,年年岁岁,硬是将自个儿寒碜的蜗居描绘出蓝图、勾勒成长卷,直至两鬓花发,终不言弃。

 

 家人自驾游,上千公里行程,每次都是母亲坚持把握前行的方向。父亲视力不好,母亲不放心。而我,在高速路上驾车似乎也能稳沉得颇象“女汉子”,可以暂换母亲小歇。

 

 在适时的家人团聚氛围中,我早已习惯品味父亲情有独钟的“忆苦思甜”、习惯解读他平常而又简单的故事。

 

 几乎可以说,我不曾有过爷爷。因为曾经的爷爷早在“文革”中罹难,那时,父亲不到三岁,这也是父亲隐忍的缺憾,铸就了父亲一辈子感感殇殇、却又不失坚韧的人生。

 

 因为母女浓情,我没有解不开的心结,即便我已有了自个儿的小家,也将会为人母。

 

 因为父女言传,我无畏胆怯与挫折,即便我也会哭、会抹泪,也将面对人生道路的崎岖与坎坷。

 

 默默,父母依旧,伴我浅吟一首温馨的小诗。拥有父亲和母亲一般的执着,就算我今生力所不能及,我足矣。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800)

金三角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陕西汉中   联系人:心雨花溪
备案号:皖ICP备11002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