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世界 >> 杂文、随笔 >> 浓浓夏殇 淡淡秋凉——灵魂的舞者伴歌者(之九)
    
  双击自动滚屏  
浓浓夏殇 淡淡秋凉——灵魂的舞者伴歌者(之九)

发表日期:2017年5月10日  出处:原创  作者:封鉴芝  本页面已被访问 962 次

 

临近中午,神志愈为困乏,持续一月的腰酸腿痛巴实备受煎熬。窗台上再度的叶落花谢,不禁睹物思己,不全是触及心灵、错乱神经的众生万象,该谁是主角?

 

忽悠,是造物主惯常的虐态,甭管天下苍生莽莽苍苍,也无需顾及芸芸众生迷迷惘惘,生者自生,亡者自亡,可八辈子祖宗仍旧顶礼膜拜、涕泪嚷嚷感谢上苍。

 

夏殇,究竟是什么样的天时,乍饥乍寒,还免不了秋冬隐忍的煞气,穿衣起居已迷茫乱套。够真,唯独窗台上零落憔悴的小花,伴我,任我絮叨亦然三年五载。

 

发自心底的呐喊,终究沉默于掐指可数的年轮,皈依童真一般无邪的心智唯求家人的关爱,却过多冷漠于世态炎凉。腰椎后突压迫左腿神经,枉我这半辈子平生。

 

挠心,招惹什么样的天理、应验什么样的报应?不想不行,但又岂敢怨天尤人。真可谓静如止水,只不过造物主嬉戏圈定的宿命。罢罢,世间万物,何来止水。

 

近来总是眉心大写着川字,网曰:额头面相中多数有川字纹的人,主长寿。足矣,只言片语不乏心往好处想、生往好处活,即便自欺欺人,终归不枉凡尘中人。

 

健忘而非痴呆,方刚不再血气,就算是给我所罗门的钥匙,就算是难以开启永生不灭的圣洁之光,我也不会斗胆打开潘多拉魔盒。造物主何妨,容我自身活样。

 

老人逝去,谁不将渐近终老,不必埋怨未老先衰、不必哀怨生不如死、不必强求雁过留声——失落悲催而又嘶哑的啼鸣。我生如此,既做不了阿Q更成不了神。

 

生系佛缘,却先天缺失遁入空门的宿命;半辈子悲悲戚戚却不失硬朗朗的男儿身。形如葬花的泪人,更犹如剑拔弩张的后羿,总唱晚着古夜郎的铜锣与笙箫。

 

顿觉秋凉,恒定要轮回念叨这山里的故事,生生不息地叨扰这高原旷野的冷漠与无情,直至不分手心手背,一样呵护揽怀众生宿命,因循高原的清风和絮雨。

 

此番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劳顿,缘于维系基本生计的本能与固守的良知。亿万年冰川消融,不外乎斗转星移,无谓生命短暂的悲歌、亦或虚无缥缈的礼赞。

 

不妄言心比天高,也不至于没心没肺,要说斗胆的门儿,命相里没有,早二十年就剔丢了胆囊。所以缄默不扯淡古今,闭眼不招惹是非,累罢,自个儿疯言疯语。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800)

金三角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陕西汉中   联系人:心雨花溪
备案号:皖ICP备11002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