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

    
  双击自动滚屏  
儿时的记忆

发表日期:2016年8月3日  出处:原创  作者:沈玉富  本页面已被访问 1821 次

 

 

儿时的记忆

文章:沈玉富/编辑:心雨花溪

 

出生在五十年未,儿童和少年时代涵盖了整个六、七十年代。父母在国家最困难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把我们哺养长大,实属不易,真正是含辛茹苦。在那个年代,小孩子只要口袋里能拿出一分钱、一块糖都能在别人孩子面前摆阔,回到家只要能有一碗山芋、青菜或胡萝卜粥喝喝就是最大的满足。可孩子们怎能知道父母的甘苦,整天不是皮皮闹闹、蹦蹦跳跳,就是哭哭笑笑,甚至无事生非。但也有凭一时豪兴,父母压力或某种激励为大人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不能忘怀。

 

在我们上小学的时候,除延习到今的放署假、放寒假外,还要放一个忙假。忙假放在麦收季节,一般二个星期,主要是大忙季节回来帮助父母做些家务。放假后每天都要顶着烈日,身背怀篮,在大人们收割过的麦田、蚕豆田里捡拾掉在田里的麦穗、豆夹和豆粒。在集体地里拾到的必须要送到生产队的场头,给队里的保管员称一下斤重,按斤重记工分,参与年终大人们劳动的总工分进行分红。在拾过的田块里,经劳动组长看过同意后,就可以放趟。“放趟”即允许老百姓随备检拾回家。所以,拾到的麦穗、豆夹、豆粒拿回家晒干后用联杆打下来,放到盛粮的笆斗里。在那时,虽然每天拾到的粮食很少,但每次都能看到父母投来赞许的目光。常听大人说:“粒米度三关”。

 

在盐阜地区的农民,可以说就住在草棵里,但烧草一直不能自足。人们常说:“要看家中宝,就看门前草”。就连姑娘找婆家,访亲的都要看这户人家家前或屋后是否有个大草垛。所以,一家一户的烧草,都是生产队在每年草枯的秋天,按人口和草的长势分一块田边、沟边、塘边或河边的坎子给每家每户自割。在那一日三餐顿顿草烧的年代,分割到的草只能支撑一年的四分之三,不足部份完全要靠各家各户到户外捡拾。所以,一到星期假日,大人们就要安排我们拿着竹笆子、镰刀、小锹子在田边、河边坎上转悠,见草就割、就铲、就拾。实在没办法找到草就到河边河坎刨草根、柴根和树根,大人们把它弄回家晒干堆起来。

 

六十年代,国家提出变废为宝的号召。每逢星期放假,小孩子们一般都走村到户拾荒。拾荒,就腰里扣个蓝子或拿个旧布袋,用毛竹劈两根宽3公分长80公分长的竹片,用斧头把它削成一头厚一头薄的竹片子,然后把两根厚的一头用绳子扎好固定,再在两根竹片之间放一个小木块做成夹子,走东家到西家,围着农户的家前屋后和垃圾堆转,捡破布、烂棉花、废塑料纸、农药瓶、有时也能捡到铜、铝、铁、锡等。当天拾到的废旧物品,当日就要进行分类,然后将其送到供销社的废品回收门市部进行出售。一天下来,少则几角钱,最多的也能卖出一元多。在那猪肉只有七角二分钱一斤的时候,也算是一笔不少的收入。卖荒结束后把钱放到纸叠的票夹子里面,并经常拿出来看看,也相当欣慰。

 

常言说:“没有大粪臭,那来米饭香”。冬天是拾粪的季节,父母请会编粪兜的邻居编一只粪兜,给家里的小孩拾粪用。粪兜是用柳编成的,形状和我们目前用的畚箕差不多,只不过比它稍大些,另比它多了两个连接下角的支点,形成一个三角架。粪兜做好后,就拿一个在自家猪舍里专门掏猪粪用的粪勺到大路上、田坎上寻找猪粪、狗粪和牛粪,看到粪便用粪勺将其划到粪兜里,拾满后送回自家的粪坑,也就是现在说的厕所里。因那时没有化肥,种庄稼完全靠人畜粪便或高温堆肥。每年生产队还要组织人到各家各户挑粪,进集体大田,一年大约四到五次,每次挑粪结束后,参与挑粪、掏粪和浇粪的还要坐下来对粪的质量进行评定,得出每担粪的价格,一般每担粪都在2-3角钱左右。所以,我们每次拾粪回来后,大人们还要到河里挑几担水倒入粪坑,使其既能得到及时发酵,又能增加出粪的担数,还能为自家带来效益。

少儿时代,除经历过拾麦、拾草、拾荒和拾粪这些现在年轻人看来不齿的下作外,还做过打楝树果、刨芦苇根、采金银花滕、割野藕、摘枸杞等草药,增加收入;做过铲竹丙菜、摘薄荷叶、挖茅草根、刨野高粱根回来熬茶喝,防中暑;做过割野狗草”(一种带刺激味的草)回来扎成一根长长的圆条状,将其晒干后,夏天放在门前的场上,晚上把它点燃,用烟味驱蚊;做过到草沟边把茅草割回来晒干,再将其用木郎头把它锤软后浸一下水搓成绳子,给大人们编箔子,晒东西;做过到野外摘“豌端端”、 “兰端端”、桑树枣、“飘飘角”、茅草蕊等果肉剥下来直接进嘴下肚,充饥;做过铲野菜回来切碎放到猪食缸或或猪食池子里浸泡,作为猪子的粗饲料,养猪;有过跟着货郎跑半天,看大人们买针箍、发夹、捻线团、缝衣钱、松紧布、纳钮、雪花膏、香水、梳头油等,看小孩们拿废品换薄荷糖、粘糖、洋泡泡、小洋号、小哨子等玩具,饱眼福;还做过到河塘边钓鱼、摸鱼、摸螺螺、摸河蚌、摸蚬子等回来,回来解馋。做这些事一般大人们多不知道,偷着干的比较多。一是上河边、下河里比较危险;二是摸回来的鱼、虾、螺、蚌、蚬等没有油怎能下锅。在那一家一年难吃五斤油的时期,回来大人们就是不打不骂,脸色也不好看。

儿时的记忆是美好的,充满了许多的欢乐。儿时的记忆是难忘的,也蕴藏着太多的无助。儿时的经历沉淀后成为人生的后发基础,在那时养成的坚强、执着、诚实、善良、吃苦、耐劳的个性,也成为我今后一生中取之不尽的精神动力和宝贵财富。

 

(沈玉富)   2016728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800)

金三角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陕西汉中   联系人:心雨花溪
备案号:皖ICP备11002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