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

 当前位置:首页 >> 高级会员文集 >> 高级会员 >> 朝花夕拾(二)
    
  双击自动滚屏  
朝花夕拾(二)

发表日期:2016年5月31日  出处:原创  作者:心雨花溪  本页面已被访问 1191 次

一、板凳


还是这张板凳
看到它你就想起了当年
从记忆中淡出的岁月
又清晰地浮现在你的面前

坐在这张凳上
喝着陈年的酒
赏着满坡坡的野菊花
清泪已从你的眼角溢出

那年那月那天
你满怀改造山河的豪情
和一群青年学生一起
背着行李来这里扎根农村


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邻居老大娘
派女儿菊花给你们送来这张板凳

去修大寨地啊
天微亮队长在喊
劳作了一天
你们柔嫩的肌骨
怎么跟摔打结实的山里人相比
城里人干农活不中
姑娘和小媳妇掩着嘴笑你们

傍晚贫协主任吆喝
去王家院子开会啊
去的人别忘了带上你们的板凳

抓革命,促生产
开了半夜的会肚子饿的咕咕叫
菊花悄悄给你递来半截红苕

两年零三个月后
伙伴们都陆续飞走了
那座知青屋里只留下你和阿香
你曾经发烧的大脑被现实的凉水早已浇醒
尽管如此
你还是把最后一个回城指标让给亲爱的阿香
你就坐在那条板凳上
等去大队盖章的阿香归来
那一夜多么漫长啊

几次你冲出去
冒着瓢泼的大雨
打着灯笼
去接阿香
可山洪暴发
那条昔日温驯的小河
变成了凶猛的野兽
硬是把你挡了回来

那一夜你在那条凳上心急如焚

阿香第二天早上回来
微肿的眼皮显然是哭过了
你心里仿佛明白又仿佛不明白
你提起板凳就要出门
找大队支书那狗日的算账去
阿香把你拦住
硬把你按在那条凳上
“阿普,忘了我”
阿香回城后来了信
如雷把你击倒在那条凳上

三天后
菊花把昏睡的你背进村医室
骂你城里娃子没有出息
菊花坐在那条凳上
给你喂饭喂药
你无言的泪水滴在菊花的手背上
菊花只随便在那条凳上擦了擦

同来的20多人
唯独留下扎根的你
你拿着那条板凳
从知青屋搬到了菊花家
做了个倒插门女婿
新婚之夜
喝的是山民用红薯烤的土酒
婚床就是土炕了
招呼客人则是土豆丝
土豆粉、土豆搅团
你也实实在在变成了一粒土豆
你蹲牛棚的父亲
没有来主婚
你跟菊花同坐在那条凳上
竟然也醉了

三年后
菊花赶集回来
给你买回一捆麻花
你展开包麻花的报纸
一则消息使你胃口大开
中国恢复高考


去还是不去
你已经抽了两袋旱烟
懂事的菊花说
你还是去吧
大不了考不上还是回来种地

你坐在那条凳上
开始复习功课
菊花背着你们的女儿
忙出忙外

考上啦
你激动的攥着通知书
赶忙着回家把喜讯告诉菊花
50里山路长长啊
赶到家却赶上了噩耗
菊花
为了给你上学做一身像样的衣服
去山里采药
从悬崖上摔了下来
坡上
只留下一座新的坟茔
你采来山花挂在她的坟头上
泪水打湿了蝴蝶的翅膀

三十年后
你带着女儿
去了那里看菊花
你当年植下的树早已根繁叶茂
返程之时
你带回了那条板凳

还是那张板凳
是它打开记忆的荧屏
把难忘的青春岁月
又清晰地再现在你的面前

坐在这张凳上
哼着当年的歌
赏着阳台上金灿灿的菊花
热泪已从你的眼角溢出

二、父亲

望着你佝偻的背影
禁不住潸然泪下
你曾经高大的身躯
为我们遮挡过多少风雨
你扛着日月星辰
一步一个脚窝
从故乡到异乡
走过的路铭刻成史诗
化着汗水滴落在大地上
滴落在你的碗里
如五线谱跳跃的音符
拨动我的心弦
 
为了儿女们的明天
在岁月的河床里
磕磕碰碰
沧桑都写在你的额头
只有泪和痛留在你的心里
曾经的伤口
已结成厚厚的老茧

一生中有过多少朋友
经历多少战役
多少情谊
欲撑破酒杯
和昨天的滋味
今天
都化为黄昏中菊花的笑容
抱着孙子
念叨那些陈年旧事
咀嚼流逝的韶华
当年的风云吹散
回忆录中一个个的伙伴
留下你看他们的坟茔
儿子问我
将来有一天
爸爸会跟爷爷一样老吗
父亲笑了
 
三、夜行偶遇

深秋,山里的夜晚很静
偶尔有几声狗吠
从亮着灯光的窗口旁传出
秋雨还在浇着很泥泞的道路
我就是那泥路上的行人
寒意的涟漪从头到脚
袭扰我不很坚强的意志
路,在山里崎岖
也许还很远很远

终于改变了想法
也改变了方向
或许我已被暗夜征服
经不起那唯一灯火的诱惑
冒着被狗撕咬的危险
去做一个夜行的敲门人

炉火旁
坐着烤红薯的山里老汉
他的满是皱纹的脸
像烤熟了的红薯皮
他没有看我的身份证
也没有问我来自何方
去向何处
今夜,我是他最尊贵的客人

山里的苞谷酒清香浓烈
就着野猪肉
算作最丰盛的晚餐
比晚餐更丰盛的
就是他的故事
从他抽着旱烟的嘴里冒出

连一盏被烟尘熏黄的电灯也没有
这里还保留着洪荒的气息
女儿出门做农民工去了
只有看家狗做他的伴侣

那架红灯牌收音机
是他最心爱的宝贝
收音机里的世界多美好啊
只叹此生恐已无福消受

泥坯的房子已经八面来风
屋里陈设着柴桌柴床
已经享受低保了啊
老汉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我默默地站起来
坚辞了老汉盛情的挽留
高高举起山里老汉给我的火把
继续走我应该走的路

四、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
曾蓬勃如朝阳的那个男人
风雨兼程的那个男人
让花迷醉  让月摇动的
那个男人

今晚他走向我的梦境
执玫瑰的手跟花儿一起颤抖
他的音容笑貌
似春风
    把我的心田吹绿
弄涨了我的心潮
我在午夜梦的亲吻中走出
手指在键盘飞舞
无意间抬头
窗外,金黄的月光下
走来
那个男人
 
已不是花季
也不是雨季
这是一个丰收的季节
那个男人他不骑白马
也全然不是王子的风度
他说白马王子的时代
跟堂吉可德大战风车去了
今宵
难得的圆月
让我们一起走进圆月的梦里

五、黄昏雨

黄昏雨,点点滴滴
茅屋秋风,万千思绪
桥头,你撑着那把旧伞
疾步走向我的心里
于是,这秋雨不再凄迷

 

黄昏雨,酣畅淋漓
修竹在雨中摇曳
秋虫在雨中呻吟
这一场雨都在等啊
最销魂今日醉拥知己


黄昏雨,情丝飞扬
走出心的驿站
走进朦胧花溪
释怀的不仅是昨天的梦呵
在这黄昏雨中让爱尽情沐浴


六、再别枫桥


还是那轮夕阳

还是那座枫桥 
还在这里等你 
等你到月上柳梢
 

还是那块月亮

依旧是那枫桥下的雪涛

再也不见当年的客船

你还是我当年的阿娇


有多少情缘未了

不能忘几度春宵

执手相看泪眼

最忆曾青春年少


星星眨着眼睛
 
晚风吹动心潮

这段情悄悄珍藏

有情人再别枫桥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800)

金三角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陕西汉中   联系人:心雨花溪
备案号:皖ICP备11002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