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世界 >> 杂文、随笔 >> 浓浓夏殇 淡淡秋凉——灵魂的舞者伴歌者(之五)
    
  双击自动滚屏  
浓浓夏殇 淡淡秋凉——灵魂的舞者伴歌者(之五)

发表日期:2016年2月23日  出处:心语随笔  作者:封鉴芝  本页面已被访问 1387 次

 

浓浓夏殇  淡淡秋凉——灵魂的舞者伴歌者(之五)

作者:封鉴芝/编辑:心雨花溪

    怡然囧途,随而安,大年初一离家远行不强求缘由,只为延续惯常,亦或博弈非常。既非偶然,势必偕同家人,非独来独往。命相佛灯火,有幸被佛祖包容膝下,虽然冥冥之蕴藏着“离祖出家方为妙”的佛理真这辈子遁入空门看来无望,那就怀普贤菩萨(其实是佩戴开光本命佛像),持着礼德和大行愿的豁达,尝试以智导行、以行证智,解行并进的虔诚,前往海南三亚湾、奢望能够随缘匍匐南海观世音的莲花宝座下,欲穷海天、祷告浪花一般的心语

    单程一千三百公里,车轮滚滚,无惧方能前行。大清早出“天人第七街”小区即上民航大道,再沿G78汕昆高速渐离西南三省的出海门户——兴义市,攀附云贵高原的峻峭边沿缓缓进入广西。黔境一线,途径服务站、小城小镇当道铺面全都关门抵户,巴实还浸润在春节联欢晚会闹腾的睡梦中。山不清、水不秀,要说这边风景独好,难免黔驴技穷般的牵强与附会,所谓新农村展新貌,不外乎一瓦一木的空壳整个给披上纸糊的蓑衣,看似靓丽,可终究是空空的皮囊,经不住风吹雨淋;倒是那些个形如“放火烧山,牢底坐穿”、“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狂飙式念头,确定饱经风雨、浓缩了一代又一代莫名的执着与偏狂。似乎只要能想、只要敢想,只要能打出标语、只要敢喊出口号,即便没有最起码的勤奋、睿智与劳作、没有梦醒时分,也一定必然富裕、一定必然发达。强颜人定胜天,势必自欺欺人!此情此景,我何苦此番滚滚车轮,何不直接驾飞机、骑高铁,甚而插上天使的翅膀,硬与天翁试比高--分分秒秒、洒洒脱脱,睁眼瞎话一吐沫,便达成南海心愿?

    穿越广西当年发源红七军的红色腹地,切入广东湛江一线,浓厚的商业氛围夹掺着淡淡的海腥味,似乎这番领地的生灵整个赤条条地、全身心玄乎在市场经济的风口浪尖上,无暇顾及那些个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言传与雄辩。在大海彭拜气势的感召下,在潮涨潮落的危机压力下,过多打拼的、身体力行的社会人文景观,充分彰显出市场经济现实意义上的有情与无情,不失为当今中国沿海经济建设与发展的真实写照。至少,这城市的喧嚣与嘈杂中,不再遍布夺目扎眼、上不巴天下不着地的擂人口号与红色布标,难再领略为了政绩扮秀而满城涂鸦的擂人宣言,以及不着边际、声嘶力竭的人治性呐喊。耳根不净,仅因为车轮飞转、气流爆裂;眼目不清,却因为一幕幕人定胜不了天的悲剧,其结果总是惨遭天谴!

去年赴海南,是由兴义绕道昆明后从天而降的,团队跑马观花难免留下太多遗憾;此番旱路水路前往朝拜,一边感悟些许两广烟火,一边跨年跨海、连人带车一块入海口,近距离感受,兴许真能苦尽甘来 海安轮渡,从排队上船到海口市进港登岸,前后也就两小时。把持住100-120公里/小时的车速平稳前行,海之韵撩拨在东线环岛高速的风中与炎炎烈日下,随片片椰林徐徐展开琼海椰岛神秘(而又诡异)的面纱,经香水湾、海棠湾、亚龙湾直奔三亚湾主题。无缘“博鳌”的境界与维度,倦旅的疲困相伴而行,心儿依旧困倦在云里雾里。

入驻三亚三天,扑鼻而来的总是呛喉的海腥味和哽塞的铜臭味,稍纵即逝的欢悦总弥补不了满心的失落与愤懑。市场经济的严酷成就了岛民这一特殊群体的贪婪与冷漠,即便难得的旅游黄金周,也不乏透析出惨淡经营的始终是人的品性与灵魂。如果你是乘兴在脑海里回味和哼唱着《请到天涯海角来》的,那么未进三亚你定会大跌眼镜,进了三亚你定会莫名滋生撕心裂肺的阵痛,顿感孤岛蛮荒与沿海现代文明并未和谐交融的、歌韵之美与现实之恶、自然景观与人文生态的极大反差。还在东线环岛高速,一路上的琼B车谁也不甘人后,整个疯狂地按着喇叭左穿右插、前突后甩,全然把对外来车流的漠视当做极端无知的取悦和宣泄;城区内,琼B还添堵了大块头公交车、旅游大巴车,同样一副德性般高唱“战歌”横冲直闯,令人胆颤、拼命躲闪;好不容易找到网上预订的住店,女老板坦然否认提交网络的信息,非君子一言、斩钉切铁:不管停车!没有豪华单间啦!——窒息?继续折腾,总算有一家宽敞的停车场,可几位保安一副横眉冷对的态势,一分钟内快节奏飙升出三个价格,稍有迟疑便鬼喊呐叫,撵你开车走人,万般无奈,只得交费,当然是就高不就低啦;要停车票,人家不屑一顾、手指大门墙上“收费停车,不代保管”没票!异地同行的遭遇者们怨声载道,但终究没辙,谁叫咋不请自来、稀里糊涂闯进了“爷们、奶们”的领地,沒惹上碰瓷,本就够幸。漫漫旅程,车是停下来了,可安全与怡悦这基本的诉求已荡然无存。

所谓佛缘,亦如此番有缘千里来相会--壮丽宏伟、慈祥可亲的南山寺南海观音像,缘聚着南来北往的芸芸众生,虽是匆匆的过客,想必应会缘结真心忏悔、从心向善的祷愿与难能可贵。然而就在观音菩萨宽容大度的庇佑下,一群赶海折椰、疯狂猎食游客(老少皆宜)的另类,全无太多的感悟及感怀,更无从谈起知恩和友善。一类是狩猎者,多系原驻岛民,世代固守传统,可过多的又是“取其糟粕、弃其精华”反其道而行之的传承,尤其“水涨船高”的生活陋习,成就了他们精于织网、撒网、网捞的“赶海操守”,于是乎普遍非常态的漫天要价、蛮横索取,总使得岛风炽热难奈,终究会财源散尽、悖离佛缘;一类是掠食者,多系岛外涌来的小商小贩,秉承“无奸不成商”的祖训,以老乡结盟、以商会为营,群体个性桀骜不驯,掠夺游牧于狭隘视野中的淘金圣地,即便操持个食宿餐饮店,都已做到了凶神恶煞似的三五保镖、看家护院的卑劣境界,谁不如数掏钱,能走人吗?友善、诚真与这方领地格格不入,既是及少数精英纵情显摆的天堂,也是绝大多数旅游观光者扫兴而归的心寒之地。倘若命带劫数,那可千万别瞎乱撞,除非观音菩萨果真能够普渡开恩。人生何尝不是此番镜像,可谓适者生存的人间烟火,菩萨尚能识否?

返程轮渡,岛主们一改进岛时依序利落的做派,从14点持票排队,在岛上冬日骄阳下熏烤到16点30分上船,晃晃悠悠中消费了离岛前最后的晚餐,登岸已是晚间19点余,全然不清究竟是天黑还是灯下黑,打乱了清早精心安排的返程计划。第二天,车流贯穿桂粤、追逐在广西腹地,践行着大年初六的行程,一路上惊心动魄的三五连撞,其中必有贵A车,顿觉未近高原也可略见一般高原霸主的粗狂(倒不如说是南蛮)。平日里,咋贵E车溜进贵A领地,不也是憋屈得蜗牛行吗?稍有不慎,真还招惹不起咋贵A人。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人性使然的国民大一统真可谓千姿百态,菩萨奈何否?苍天有眼,春节可以不守岁,但不可以不做人,自驾游够呛,兴许不算是活该。


http://www.jsj28.com/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800)

金三角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陕西汉中   联系人:心雨花溪
备案号:皖ICP备11002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