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世界 >> 杂文、随笔 >> 亦春亦夏亦秋冬--亦然心痛的感觉(之六)
    
  双击自动滚屏  
亦春亦夏亦秋冬--亦然心痛的感觉(之六)

发表日期:2015年12月7日  出处:心语随笔  作者:封鉴芝  本页面已被访问 1440 次

亦春亦夏亦秋冬

--亦然心痛的感觉

(之六)


文章:封鉴芝/编辑:心雨花溪

谁唠谁的故事寒颤高原

秋泣秋诉三夜三千年

谁与谁的海誓背信山盟

云山铜锣万峰烟雨浓

断壁残亘 夜郎秋与冬

莽原荒冢残花红

海枯石已烂 殉情海百合

峡谷深处唯我轻歌

谁在谁的伞下孤独寂寞

雨打蕉叶一天又一夜

谁把谁的风衣抛丢雨中

轻歌霓裳枯枝舞垂柳

青瓷琉璃 笙箫一场梦

风雨狂飙泪眼浊

高原出平湖 悼唁贵州龙

峰林泛波唯我独舟

又一茬寒颤的中秋,灰蒙蒙的白昼紧压着严实的窗户,缺氧,却少不了立交桥上彻夜的喧嚣。定会是月圆月缺的顾念,纠结在高原小城冷冷的风中、淡淡的雨中。即便三十年后的同学聚会,不已是青春年少的冲动和喜悦早已蜕变成准爷们、准奶们的怅然与惘然?心魔,瑟瑟蜷缩在楼顶,谁又在祷求今秋的寒风携细雨,悄然为之代言,絮叨着眼里心底的花开花谢!由我,心事依旧伴叶落。

月圆,被千度近视镜片迷离放大;浓烈,夜来香醉熏了八月桂的芬芳。何来桂花酒,也无从祭撒冥冥中的宿命,剩一份念想仅是空空的皮囊扮秀天使的翅膀,从月下从楼顶的风中,飞拽着立交桥的霓虹,欲拦乘往来穿梭的车辆,为迎娶而非送葬。够痛,追逐天堂刺眼的灵光,终不见清风拂袖,又一月中秋,厮守在前世来生的尽头。晦涩也罢,伫立三千米海拔,感怀着雨打格桑花。

邻里打闹一宿,颠覆了时令与季节。本是久违多年的月圆,竟一个撕心裂肺的演变,让破碎的时点裂变成冷漠的冰雹,砸进窗户、寒心刺骨。众生呵,无非就那么一点为人妻为人夫、亦或男女间的悲催琐事,千百年轮回积怨太久,反被月圆刺痛了神经,迷失了为人母为人父、为人之初。青春年少的乌托邦此番四季冷暖、花开花谢,何乎月圆月缺折煞难奈的宿命?我不怨夜半哀歌扰邻。

今晨当值,未曾邀约,但凉凉秋寒硬就破窗入座。淡定秋语,撩拨清风侃言千百年传奇:早已作古的天蓬元帅,嗜好月圆之时总偷窥在广寒宫的屋檐,唏嘘把玩潘多拉魔盒、念叨心魔的诅咒。自那月夜,人性中的兽性亦或兽性中的人性,浑然天成、世代经典。月,就是这样不明不白地传奇;风,就是这样不明不白地揪心。我心神往,咋就叶落窗下?撕迷离的秋风、扯迷茫的秋月,活着,又一秋。

年复一年,依旧是雨打蕉叶。纷纷秋雨,幻作一片晶莹、幻作一叶温馨,亦非苍莽高原无情,亦非愤懑苍天有泪,那就权作耶和华的救赎,即便隐忍秋寒始终入驻眼里、弥漫心底。总算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高度近视的折腾,恐因畏寒而暂存宁日,可尴尬的歌者与舞者不外乎外强中干、紧拽着迷茫低泣的灵魂,蜷缩在雨未稍停的风中。母亲已憔悴瘫倒,整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苦状。

风雨兼程,总难免一隅如风似雨的情怀揣着如风似雨的清凉与感伤。无风的日子,雨躲何处低泣;没雨的岁月,风臧哪儿悲歌?风中雨中低沉的云呢,相约今生却不及回眸,岂料如风似雨的邂逅能否会等如风似雨的千万年以后?日出日落的邀约,挟持喀斯特地域地貌的神韵、止步高原小城歇息驻留。之所谓生命常在,已不过他人她身他(她)们的故事,寻时光穿梭,仅捣碎了窗户纸。

吻冬,是隔窗淡淡的清凉,蛊惑着隔窗窥视的心魔,悄然向沉寂落寞的风中雨中羞羞的一抹。虽说淡定初衷,也只不过隔窗难以言诉的谎言,何况半遮半掩的百叶窗,横竖藏着掖着窗台上干枯的小花,泰然形影随冬的心境,永远不离不弃。依旧是破窗而入、隔窗错望的风寒,淡漠地撇下且迷离地穿梭窗外零落的星雨,纷扰错乱的神经。来过、错过、还活着,可否狂飙又一个冷冷的冬季?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800)

金三角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陕西汉中   联系人:心雨花溪
备案号:皖ICP备11002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