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

    
  双击自动滚屏  
浓浓夏殇 淡淡秋凉——灵魂的舞者伴歌者(之四)

发表日期:2014年6月26日  出处:心语随笔  作者:封鉴芝  本页面已被访问 1975 次

浓浓夏殇  淡淡秋凉

——灵魂的舞者伴歌者(之四)

 

吻一缕秋寒別意

          咬碎红尘梦

唇齿间瑟瑟颤颤

         冷雨泣寒风

渐隐的伞 未曾牵手

抛丢了伞下风衣

         究竟谁受冻

 

老天低沉地阴着,反倒是众生福份。些许有氧尚能短暂阻滞炙热、弥漫的污浊,即便不能全然释放奄息的灵魂,也总算苟延存活的生命体征。活着就好,屈老夫子的楚辞离骚,斗量不过匹夫牢骚、四面楚歌!天晴,愣就三十几度灼人高温,顿失云贵高原残喘的清凉。后羿弩箭,怎不多射一个骄阳?压根儿就没有天堂。

撒一把絮碎信笺

          读哭了莽原

拼凑在云里雾里

          遍野没情书

轻歌曼舞 叶落已枯

谁为谁倦旅悲歌

          舞声声赤裸

 

缺氧,不仅是大脑,挠肝挠肺的窒息暴晒在原始蛮荒的莽原。极端裂变的高温,胡搅蛮缠着高血脂、高血糖,纵使亢突的眼压一味充血,不清不明多少个苟活的躯体、匍匐着多少个迷糊炎凉。风扇不停地撒野,扭曲了狂乱的脾性;迎向真理的阳光,人性却在骄阳下焚烧!灿烂,已被千度近视眼镜遮掩,再次,我晕倒。

透心凉 

      刀刀剜割羞涩肌肤

魂放纵 

      不及擦肩黯然回眸

烟花涕泪 天地闹腾

纸糊天窗该谁问

            神殇又一人

 

计数着天天,生命算不上一个多大的结;苦乐盘点,历程只不过昙花一现的丁点时间与空间。我泣我诉曰:人争一口气,不全对;活过有尊严,未尝不可。即便昙花已谢,若能有“火龙果”正其名、美其政,何苦纠结或天堂或炼狱。甚而因循尘归尘、土归土,静静的来、悄悄的去,又何尝不是别恙的菩提。阿Q,累否?

一叶红枫锁心门

         荒冢写墓碑

夜半歌声可稍停

                             落寞草丛深

     瑟瑟风寒 颤颤雨冷

谁与谁疯狂爱恨

        嚷今生憔悴

苍天有泪,绝非闹一宿通宵雨泣。茉莉花落,众里寻他(她)千百度的魂儿香消玉殒,困守弥天的幽魂嚎啕雨夜;阴森寂静,竟灭失霹雳闪电。寒颤六月雪,遗风使然世袭传承的经典,族类的智慧世代磨砺同室操戈的剑刃,酷似金戈铁马的命运实为族类暴虐反目、不惜血腥糟践整个儿人性与尊严!骤雨吞噬屋顶花园。

我不求

真我的歇息    稍停

总是春去秋来的冬韵

我哼唱

弦断了无谱无词的悲歌

却哑然

魂去来兮的领地

落魄在风中的楼顶

铁定只栽花不种刺,结果还是滴血带刺玫瑰。践行生命魔咒,暮然回首,鬼哭狼嚎灯火阑珊处。已是凡尘孤魂,拖曳悸颤魅影,苍白与悲哀洞穿祖上纸糊窗户。头晕、心悸、困乏、憔悴,生离死别的绝唱纷至沓来。同样是预期赴约:七月桂与缅桂,终割舍依依情愫自个儿干枯;离魂跟躯体搏杀,轮回用因果戏谑众生。

我坦荡着

梳理萎靡的叶黄

雨是冬袄风是秋装

风亦癫  雨亦狂

呐喊藏花的泪人

曾否蕉叶已枯桃花更艳

自个儿荒冢可花开别恙

葫芦瓜圆润、光泽,天天见长;犹以善解、活脱的灵性逗我回望、让我顾念。恬然,已无暇顾及这天地间的喧嚣与嘈杂倾盆泼洒,更不屑迷惘人性与兽性的倾轧与宣泄。心安不一定可求理得,理得未必就能够心安。少一分算计、多一点呆萌,汗颜老天逐年逐月、甚至每时每刻剥离灵魂与肉体的血腥,癫而不痴,足矣。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800)

金三角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陕西汉中   联系人:心雨花溪
备案号:皖ICP备11002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