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戏剧 >> 小说长廊 >> 油菜花开之九(寒冰仙子)
    
  双击自动滚屏  
油菜花开之九(寒冰仙子)

发表日期:2012年9月1日  出处:原创  作者:寒冰仙子  本页面已被访问 2368 次

 

  
油菜花开之九
 

 
文/编辑/寒冰仙子
 
 
 
 
 
  第九节   满城风雨
 

 

   青青看文老师要走顾不上匆忙中只套了件小背心和短裤衩跳起身想追上文,她不敢大声叫唤,眼看文头也不回跌跌撞撞消失在夜幕中。她想解释,但文竟然根本不听。她想起自己这段时间为了他所受的屈辱,跑回自己的睡房嚎啕大哭,似乎要把内心所有的悲伤一股脑哭出来。一旁的张胖子听着他绝望的哭声,心里除了有一丝醋意外,竟然还有一种同情和伤痛,他心里暗暗觉奇:我张胖子半辈子玩女人无数,却从未见到这样痴情的女人,该不是喜欢上了这女人吧?俗话说得好:最凶恶的男人也有他温柔的一面。看到青青哭天抢地、欲死欲活,他忍不住伸出手抱住了青,用一个男人少有的温柔口吻劝她:“别哭了,他走了就走吧,往后有什么事还有我呢,我不会抛弃你。只要有我张胖子一天在,就不会让任何人再欺负你”。他不说话还好,青青听了他的话把所有的怨恨全算在了他头上:“你走,我不要再见到你。不是你这个狗东西,他不会那样对我”。张胖子不想走,他怕她一时想不开去做傻事。青青见他一点也不想走的样子,失去理智的她拿起一只茶杯狠狠地向他的头咂去,张胖子的头立时血流如注,他说了句“你太狠了!”随即跳上摩托车一溜烟走了。

    第二天村头村尾到处在传论青青和文老师的事。青青的家婆得知此事,怒火中烧,第一个找到她,指着她鼻子大骂:“你个贱人欺负我儿子不在家,做出那种伤风败俗的事,你不要脸我们还要脸呢!我现在就让你男人回来,非扒了你的皮不可!”她家婆很快找人到镇上发电报把她的事告诉了她的老公。第三天他的男人从湖北赶回了家。其母亲及家人不仅不劝说儿子息怒,还添枝加叶、火上浇油。青青的男人回到家一把把她的头发抓起来把她衣服脱光了就要凌辱她,青青势死不从,男人狠狠地给了她几巴掌,青青马上口鼻流血,眼冒金星,男人乘机用绳子把青青绑了仰躺在一条长凳上,疯狂地抽打青青,并不顾一切地强暴了她。一边强暴一边骂她“臭婊子、贱人”,反正农村最粗鲁的骂人的话,有多难听就骂多难听,极尽折磨之能事。青青的脸被男人打肿了,浑身上下全是淤青的伤痕和一道道血迹,但青青强忍痛苦始终一句话也没有说,一滴泪也没有流。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文老师的老 婆很快也听到了自己男人和青青偷情的事,那种被愚弄的屈辱感,让她失去了理智,找了几个亲戚直冲青青家,在没有找到青青的情况下,竟将她家里的锅碗瓢盆全部砸了个稀巴烂,整个屋子里一片狼籍。青青老公一家也不是好惹的,得知文老师老婆带人来闹事,6兄弟紧急集合一齐出动,双方大打出手,免不了一场恶战,各有损伤。这次因青青而引起的结怨,长了翅膀似的很快成了轰动一时的雷城新闻,青青自然也成了千夫所指的“淫妇”!

   青青在这个家庭里已经彻底失掉了做人的尊严,失去了几乎所有的地位。忍辱负重也无法让自己男人和他们的家人有丝毫的谅解,挨打挨骂成了家常便饭。

1991年4月,再也无法忍受屈辱的青青,向当地法院起诉离婚。镇妇联和镇团委陪同法院一中年男调解员上门调解。听了青青的哭诉,年轻的镇团委书记对她的糟遇深表同情,要求法院批准离婚。其它两人就持保守态度,因为考虑两个家庭有可能同时解体,他们认为应该继续调节,并对青青男人和他们全家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教育。法院的同志也毫不留情的指出:使用暴力殴打、虐待、辱骂妇女,是严重的犯罪。假如再有类似虐待青青的事件发生,除坚决依法判决离婚外,并按故意虐待妇女罪处罚。男人及其家人唯唯喏喏答应了说:“只要青青不再与文仲贤往来,我们以后保证不会虐待她”。因为此事,年轻的团委书记出于保护妇女的责任感,不顾妇联主任是自己的母亲这层关系,母女二人大吵了一场,差点母女反面。女儿也因此一气之下辞去了团委书记,毅然下海同叔父经商去了。

青青的嫂嫂(也即她老公的妹妹)听说青青要离婚不顾自己的老公和孩子,为了自己的哥哥而跑回了娘家。青青理所当然地成了两家人围攻的对象。自己的儿子、哥哥的两个儿女、还有自己的老父,全是痛哭失声,在家人和大哥的指责、家婆的漫骂、男人的乞求下,青青无奈的辙回了起诉书。

    ——哀莫大于心死。

    青青在哀伤绝望的同时,已经无法从文老师那里解脱自己的真实情感。她常常以泪洗面,有时一个人偷偷守在文老师回家的路上,她想向文解释,想告诉他从来就没有忘记她们的爱情,可是她再也没有看到过文老师的影子。失望和相思的煎熬,使她日渐消瘦,不知多少个晚上她偷偷的来到那片和文认识的坟场,期待文能突然出现,但遗憾的是,这样的奇迹始终没有出现。在她彻底绝望和心死的时候,她终于抛开了世俗的偏见和所谓的规矩,怀揣最后一丝希望直接去学校打听文老师的消息——“文老师已去省城进修”!
“他竟然与我不辞而别”!青青欲哭无泪心在流血!——“我叹世事多变幻,世事对我却依然”!

  青青在极端痛苦和绝望中不知道怎么走回了家。她躺在床上一言不发,不吃不喝,面目痴呆,昏睡了三天三夜:苍天负我!苍天负我啊!(待续)

 

 

 

欢迎光临金三角文学家园

http://www.jsj28.com/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800)

金三角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陕西汉中   联系人:心雨花溪
备案号:皖ICP备11002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