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戏剧 >> 小说长廊 >> 油菜花开之六(寒冰仙子)
    
  双击自动滚屏  
油菜花开之六(寒冰仙子)

发表日期:2012年8月30日  出处:原创  作者:寒冰仙子  本页面已被访问 3007 次

 

油菜花开之六

作者*编辑:寒冰仙子

第六节  隔墙有耳

 


    转眼到了1989年,青青和文老师已经认识了五年。

    青的男人常年在外地打工,一年难得回家一两次。家中里里外外全是青一个人在张罗,虽然有点累但心里还是甜的,毕竟有一个文在滋润着曾经绝望的身心,不用整天被自己不喜欢的那个男人折腾来折腾去了。男人走了才可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与文偷偷约会。

 


    差不多芒种时候,镇上的干部和粮站的张站长还有农技师来开会,教农民播种的技术。张站长是个肥黑肥黑的四十多岁男人,出了名的好色。村里人就干脆叫他张胖子,听说与村里的潘寡妇早有一腿。开会的时候他那双色迷迷的眼到处找寻漂亮的女人。他看见了相貌出众的青青,眯起那双色迷迷的眼睛,一脸色相的走了过去,弯下鞠躬一般的身子问道:“这位大妹子,你家男人呢?咋一个女人来开会?选好粮种没有?”张胖子找着话茬问东问西,用他那勾引良家女子的一贯手段,殷勤献媚。鼓动三寸不烂之舌特意向青青介绍了很多时下推荐的品种。张胖子似乎已进入了温柔之乡的美梦里,越说越起劲,似有几分得意之色,声音越压越低,脸越凑越近。见青青并没有反感走人,竟得意忘形起来,话中有话地挑逗说“我的种子可都是优质种子,给你种上了肯定出好苗”。

 


    张胖子旁若无人的继续着他的演说,却不知道潘寡妇什么时候站到了他旁边,潘寡妇一腔怒意的带着酸溜溜的声调说道:“哟,站长来了呀!还亲自给人家介绍你那良种呢!”见张胖子转过身来有些难堪,潘寡妇本不想真的和他闹起矛盾来,那样吃亏的只能是自己。于是立马压住心头不快,和颜悦色的抛了个媚眼给站长。站长心里的那种欲火已无法压制下去,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能失去了站长的尊严。于是一边佯装询问大家对选育良种的意见,一边和潘寡妇抛了个眉眼。青青借机马上逃也似的坐到另一个地方去了。潘寡妇立马坐在了青青刚刚坐过的地方,张胖子反手偷偷拧了下潘寡妇的后屁股。虽然张胖子那双眼睛还不断的瞟着青青,让青青感到如芒在背,但有潘寡妇在,想毕张胖子也不敢惹怒了潘寡妇。


    这世界的事就是有那么巧。白天开完会,张胖子在村长家喝了几碗白酒打了一下午的骨牌,又被留住吃了晚饭,胡扯了一阵东家长西家短,眼见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告别了村长,张胖子悄悄溜到了他的老相好潘寡妇家。那潘寡妇正是欲火缠身的年岁,早已等候得心焦口燥,张胖子此次前去,自然少不了床第之欢的男女之事。云雨之后张胖子出来已是凌晨一点多了,他本是军人出身,半夜三更走夜路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事。何况一个色鬼要是没有几分胆量,怎么能在晚上去采野花儿?此时已是夜深人静,家家关灯熄火,村子里除了偶尔传来几声狗叫鸡鸣,显得有些苍凉和静谧。凉风一吹,刚刚和潘寡妇亲热过的张胖子突然又有了一种异样的冲动,喃喃自语说“要是和下午开会那个小娘们儿有这么一回,肯定远胜过潘寡妇千万次,也不白来人间一趟”。

 


    就这么想着走着,竟然不自觉的就走到了青青家门口。张胖子突然觉得下身又兴奋起来,借着三分酒劲就打起了歪主义。他蹑手蹑脚走到了青青家的后门,假如可以再“捞个美餐”,岂非今生最大艳福?张胖子走到后门,支棱着耳朵贴着门逢想听听里面有没有动静,竟意外听到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低低的私语声。明明白天这女人还是一个人去开会,显然是她男人不在家呀,那么屋里怎么会有男人的声音?难道......他一下子乐了,看来是老天成全我张胖子啊,这回被我撞上,看你这浪蹄子还敢不从?心里说:“等我看看这男人是何方神圣!敢跑到人家家里鬼混。还有你个小淫妇,看我怎么收拾你。”他索性搬了块石头放在一边,坐在那等屋里的男人出来。

 


    翻云覆雨之后的文和青卿卿我我地诉说着重复了不知多少遍的情爱话题,终于还是要夜聚夜散。大约两点来钟,文象幽灵一样走出了青的屋门,得意地踏着轻快的步子消失在夜色里。张站长确信走出门的男人是文老师以后,大着胆子走过去,拍响了青青的后门。青青以为文老师忘记了什么东西,所以转头来取,想也没想就走过去将门打开。一股酒气扑鼻而来,一个肥胖的男人挤进门里,青青掩门不及,吓得差点晕厥......(待续)


 ·请欣赏《油菜花开之五》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800)

金三角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陕西汉中   联系人:心雨花溪
备案号:皖ICP备11002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