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

 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推荐 >> 在圌山上“跑山”(水无痕)
    
  双击自动滚屏  
在圌山上“跑山”(水无痕)

发表日期:2011年6月4日  出处:原创  作者:水无痕  本页面已被访问 3315 次


在圌山上“跑山”


文章:水无痕/编辑:心雨花溪
 

 

(一)

   圌山西距江苏镇江市区30公里,地处大路镇,雄峙江浒,扼锁大江。传说圌山原名瑞山,秦始皇东巡途经此地,见瑞气升腾,龙骧虎视,秦始皇认为“瑞”有王者之气,怕出圣人来夺其江山,立即传旨将瑞字左边的“王”去掉,用“囗”将余下的“耑”框起来,以免王气外泄危及万年江山。于是这座山便叫做“圌山”。

   圌山壑深谷幽,怪石嶙峋,古木参天,竹林摇曳。山上36处悬崖,72道险坡,一步一景,万里长江第一塔——报恩塔矗立山顶直冲云霄,令人心醉流连。

   圌山山清水秀,素为佛家修行的绝佳去处。极盛时期这里仅尼姑庵便有数十座。现有西林寺、东霞寺、绍隆寺、楞俨禅寺更是长年香客信徒络绎不绝。

   无论是哪一季登山,最合宜的时间是在清早或下午三点以后。晴天,可以放眼望幽谷深处的朦胧,雨天,可以赏雨丝的细密和湿润,雾天,可以让思绪跟着云游飘游,雪天,可以让心咀嚼无声无色的清爽。

   作为半个镇江人,很早就听说过位于丹徒境内大路镇上的,那座有帝王之气的圌山。五月中的这天有幸与几位友人同行登山。久仰中的圌山离我们越来越近,近在咫尺的巍巍圌山让自己大气也不敢出。

   好不容易上了一趟山,却赶上了如火的大太阳。即来之,则安之。

   山下是膏腴的田地,五月的麦子正灌着乳**汁,静静地在泛着青色的柔软浪涛中蕴藏涓滴幸福。大麦成熟得早,澄黄一片,可以开镰收割了。金黄色的阳光抛洒在黄花落尽,散着青香味的油菜上,田边的桐树花发出贞洁的芬芳。

   山谷里缭绕地升起一团团烟雾,黄鹂嘹亮地在山涧舒展着喉咙歌唱着。心像鸟儿一般扇动着翅膀振奋着,一切都新鲜、愉快而可爱!阳光如水般在花树间跑来跑去。

   仰望圌山,谁能有撼天的力量去征服你,倒不如去征服自己。

   在思索中迈步拾级登山,随行的两位朋友是地地道道的本地人,其中一位离开家乡打拚许多年,如大山中一枚清涩的果子从这里出发,人到中年的人情练达,容颜巨变,乡音难改。在他们对话的俚语中有个词深深吸引了我。当地人称爬山为“跑”(音)山,开始听成了“泡山”,误以为是“泡”在山里的意思。朋友笑着解释说此“跑”非 “泡”,解释的当口,怕说不明白,脸都急红了。说话的人与听话的人是需要用心去揣度对方的内心含义的。

   “跑山”在当地人认为是手脚并用,快速跑上山去。这圌山两三年前还没有石阶,四面八方通向山顶的山路全是登山人一步步探索出来的,灌木丛生,陡峭之极,回望当年的攀登者,以手当脚,把身子紧贴着山体攀爬,奋力一搏之间,常有人从山顶上滚下来受伤甚至送命。这几年大路镇划入大港新区管理,政府拔款修缮了上山的路。虽然方便了游山人,却也少了上山人不畏这“跑山”精气神。无论在任何大词典中大概都无法查到“跑山”的真正含义,它只属于此地山民们的专用词。也许是曾经的灾荒年代,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缘故,山里人更要勤劳,在山上采到值钱的山货,好拿到山外的集市上换成钞票,给山里的孩子去城里读书。

   冲着这“跑”字,决然要感受一下山里人是如何 “跑”山的。

   同行的女友穿了一双细高跟凉鞋,刚走到一半便无法坚持,于是脱下脚上的运动鞋给她,把帽子也奉献出来。挽了裤脚,像个真正的山里人一样赤脚登山,瞬间回到了童年赤足走在田梗边的感觉,倒也轻便。中午的骄阳把山体晒得热辣辣的,头顶着烈日,脚踩着晒得滚烫的山石,浑身上下湿漉漉的,烈日烤着裸露的肌肤,烤着几真寸草不生裸露着的山石,汗珠子成串地在脸上爬行 ,滴在石阶上很快被吸干。

   赤足上山,无需多大实力,只需有仗剑四海,绝尘而去的勇气,负剑前行,不必回望苍茫的山下,所有的滚滚红尘与已无关。

(二)

   山是从不表现自己的,该长什么样就什么样,在裸露的无垠中怀想不灭的追求。

   山是安静的,树被山风呼唤着和你说话,谈心思,你想呐喊几声,没有人怀疑你精神有病,胸腔里的肺叶张开了,等着你的丹田之气喷泻而出,清鲜得如同那树枝上青翠滴出绿汁水来的叶儿。

   山风驱赶着登山人的脚步,山风绝对比人类的脚要欢快和勤劳,一秒也不停息地吹着树,吹着婆婆丁、女贞子、野山栗,野枸杞……山风像个人来疯的山孩子,转着圈儿,停不下来,又象个唠唠叨叨的山婆婆,把满腔掏心窝的话一股脑儿全部告诉你听,句句是至理名言。

   此时最入眼的是山顶上的刺柳槐树,山里人都亲昵地叫她为刺儿槐,如同唤着孩子的乳名。一树一树笑开脸儿的槐花儿,一嘟噜,一嘟噜在树枝上挤挤挨挨,风孩子把花香吹得满山跑着,洁白无瑕的槐花仙子,似天性羞涩怕见人的山姑娘,花香把关于槐花的许多陈谷子烂芝麻皮的陈年旧事统统叼给你听……

   同行的山里人同时忆起旧事,不约而同地说:这槐花我们小时都吃过的。缺衣少食的年代,我们的母亲在春天里把目光伸向槐树,母亲们伸着白嫩的手臂将白嫩的槐花采下来,在开水锅里过几下,和上不算白的面粉,上蒸笼蒸熟,虽然油水少了些,也一样能把饿得前心贴后背心孩子们的小肚子撑得滚圆,那时候的童年上山是没有今天在此赏花看景的乐趣。“槐林五月漾琼花,郁郁芬芳醉万家,春水碧波飘落处,浮香一路到天涯。”

   四周灌木纤丽,脚下花木的纷繁目不睱给,不知道是应观赏还是赞叹,山中千千万万,万万千千的事物牵引着自己的注意力。在骄阳下按动手中的相机,目及所处,无需取景,处处美景,随处可成卷,泼墨即成画。景太多,取之不尽,山体太大,大得让小小的镜头无法承载,对大山的情太浓烈,一山一壑都是最爱。取下相框中的景它便是死的了,流动在胸中的山石郁木,全部长出了天然的大脚,与人类的脚印遥相呼应着。

   几人同行,谁也不说话,只是没有刚上山时的速度,脚步越来越沉重,汗珠如豆,蒙住双眼,流进嘴边,咂出圌山里咸盐的味道。和我们一同上山的还有几个山里的孩子,一只很小的巴儿狗,一只威武高大的狼狗,到达山顶时,那只小狗反不见有多累,可苦了那只肥硕的大狼狗,吐着血红的舌头,疲惫不堪的样子让人看着也心疼,趴在报恩塔下怎么也不肯动弹。它是被主人圈养娇惯长大的,空有一身的好皮毛,倒是没那只小狗精神焕发。

(三)

   嗅着槐花的香味下山,上山容易,下山难,腿软得如同棉花一样踩不稳当。正午的太阳借着山风热得正起劲,光脚走在石阶路上,如同把双脚搁在冬天的火盆上烘烤。好在有山道两旁的鸟鸣相伴,穿梭在树间的鸟儿是绝对不让人瞧见的,只闻其声,不见其影,安闲地唱歌,这天真无邪的歌声与槐花的香气调和在一起,在山谷中飘荡着,一阵风吹来,心中感觉说不出的沉寂,舒心的风送着我们一行人下山去,这便是人们常常祝愿的“一路顺风”吧。


   真想一头倒进这山林子里,美美睡上一觉。听树梢哗哗响起,似波浪翻滚,灌木丛间生出很高的草随风摇曳,蘑菇各自戴着自己的帽子站着。

   山中的万物不讲细枝末节,只讲生命的原始法则。

   山说:我的力量就是信任,我的职责就是给予,我一生充满神奇,也充满坦荡,我从不操心别人的事,并相信自己真诚地矗立在天地之间。瞧瞧我,生活多么不容易,我只选择了平静与果断的善良,所有恶的,狭隘的,猥琐的在我这里统统无处藏身啊,对电光火石的雷鸣摔打,我从不逃离,久久地,久久地倾听,我的一身是核,是火花,是永恒!

   坐在圌山上斑痕累累的石头上小憩,尖锐的石头刺着光脚底,些许的疼痛,这疼由脚心直逼心脏,疼过后的激流流向脸颊,脸色是红润的。轻烟在山脚下飘荡,山下的村庄与小镇无声无息。光阴流逝,世事沧桑,山中的宁静与千树万石此时的确是奉献给我一个人的,成全了属于自己的圆满,周身涌起幸福的绵绵波涛,陶醉无限。

   在山中,这世界根本就没有什么悲哀,超出生死,超出时间,脚下乱石杂草,从不离开彼此,寸步不离不弃。

   朋友告诉我说,原来在山中偶尔能捉到小狼带下山去养大。如今上山的人多了,别说小狼,连一个狼的脚印都寻不着。做一个纯粹的山里人,搭两间茅草屋,开几块山地,种两畦蔬菜,偶与山中的小狼崽嬉戏。

   山下的电话打到山中,断断续续信号很弱,好客的山里人已准备好了土家饭菜,薄酒一杯等候我们下山。

   山里人太实诚,说话绝不拐弯抹角,山的影子在他们身上随处可见。同行的朋友向我们介绍了丹徒大路从前与现代的名人将士们。秦始皇无论用怎样大的“囗”圈起祥瑞的山,终禁锢不了这块人杰地灵的圣地(丹徒地名,由古时候穿红衣服的囚徒而来)上无数的人才辈出。

   午后,朴实的山里人用浑厚的乡音将我们送上车,道几声:下回再来啊!

   圌山,多想与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心雨花溪
发表人邮件:421653803@qq.com发表时间:2011-5-29 20:05:00
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能有几处寻!美文欣赏了,问好水无痕朋友!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800)

金三角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陕西汉中   联系人:心雨花溪
备案号:皖ICP备11002017号